火红辣椒添秋色

【连网】我的家乡在山区,那里的高山辣椒肉质肥厚,色泽鲜亮,辣味十足。深秋,菜园里的辣椒红透了。这个时候的辣椒基本上属于下市的辣椒了,所谓的“上市西瓜收尾椒”,是指头批的西瓜最甜,下市的辣椒最辣。

剁椒就选择这样的辣椒。辣椒摘回来后,我们便跟着母亲到河边洗辣椒。进了水的辣椒容易酸,所以破的,坏的要筛选出来。洗干净的辣椒放在竹篾子里晒上一两天,直至水分完全晾干,然后把辣椒蒂挨个拔去。剁椒用的工具是简单的木盆和菜刀,为防止辣椒飞溅,我们一般放在木盆里剁。红通通的辣椒躺在木盆里,可爱又诱人。为了不被辣着,母亲把纱布缠在手上,随着菜刀的起落,手有节奏地动着,真像一位高明的指挥家,辣椒慢慢变成碎的,变成一团火,它们紧密配合,奏出一首美妙的乐曲。走在乡村小路上,家家户户都传来“乒乒乓乓”的剁椒声,空气中弥漫着辣辣的味道。

辣椒剁碎后,就要撒盐了,母亲说,放盐是最重要的一步。盐放多了太咸,放少了又容易变酸,但母亲每次都放得恰到好处,做出来酸咸适中,香辣可口。精细的食盐撒在红椒上,薄薄的,白白的一层,仿佛火红的玫瑰上落了一层白雪。

搅拌均匀后收入玻璃坛中,剁椒面层码上姜片。封上盖子,坛檐添上水,阻止空气流通。每四五天换一次水,一般两周后,爽口的剁椒就可以上桌了。母亲从坛子里挖出一碟,滴几滴香油拌饭吃。香辣无比,让人食欲大增。剁椒还是厨房烹饪的作料,剁椒鱼头很有风味。最让我怀念的是妈妈做的剁椒豆腐汤,爽滑的嫩白豆腐块,爽口的剁椒,再配上一层清香的葱花,色香味俱全。

母亲还会腌辣椒。腌辣椒最忌讳生水,将红辣椒采摘后,用一块毛巾逐个把辣椒擦拭干净,再切成片。腌辣椒离不开大蒜,剥好的大蒜跟辣椒放一起,撒足细盐,搅拌均匀,屋里渐渐弥漫着腌辣椒的香味。净盘,装坛,压罐,封缸及至封口,移至通风阴暗的角落。三五天后,就可以开坛了。母亲总会用小碗分盛给左邻右舍尝鲜,常常引来嫂子,婶娘和婆婆的啧啧称赞。此时的母亲就像获得了奖牌一样,格外兴奋和满足。

此后的一日三餐,饭桌上总也少不了腌辣椒这道菜。有了它,无论是喝粥还是吃米饭,家人都胃口大开,只要一动碗筷,腌辣椒碗总是底朝天。

乡村人一时吃不了的辣椒要么切碎晒干,或者用棉线把一个个熟透的尖长红辣椒穿起来,晾晒在屋檐下。阳光里,那一串串紫红椒越晒越红,如串串热烈喜庆的鞭炮挂在纯朴厚实的农家门头,平静的巷陌里,左邻右舍都端着饭碗聚在村巷里,大家边吃饭边聊着家常,幸福而悠然的样子。阳光透过高低不等的马头墙投射下来,斑驳的光影里,一串串干红辣椒的身影被拉得老长。长大了,离开故乡在外地生活,一日三餐的饭桌上仍然离不开辣椒。吃着从超市里买来的辣椒,总感觉辣椒不够味儿。

远在家乡的母亲会时不时捎来几罐辣椒,只有母亲的辣椒吃起来才够味儿,也最解乡愁。(江初昕)

相关新闻

Baidu